<table id="wm5xz"></table>

<track id="wm5xz"><ruby id="wm5xz"></ruby></track>

      <pre id="wm5xz"><strong id="wm5xz"><xmp id="wm5xz"></xmp></strong></pre>
    1. 
      

    2. <td id="wm5xz"><ruby id="wm5xz"><b id="wm5xz"></b></ruby></td>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/ 文章 / 正文

      2022年新春自駕游之阿里大環線:從拉薩到獅泉河

      夏星

        【車訊網 報道】在西藏的西北部,有個巨大的地區——阿里。它的面積跟日本全國或云南全省差不多,但人口只有12萬。地廣人稀的原因之一是海拔高。全區低于4500米的地方很少,因而被稱為“世界第三極”。那么,在寒冬臘月里,阿里是個什么樣子?我在拉薩休整2天之后,駕車向西,前往阿里的首府獅泉河,進行了一番實地探訪。

        在西藏自駕游當中,比較成熟的路線,是川進青出。沿318國道,途經巴塘、八宿、林芝等,前往拉薩;再從拉薩往北,途經那曲、格爾木等,沿109國道返回。如果時間寬裕,經驗充足,拉薩以西的阿里地區,其實更有價值。自駕阿里通常是順時針轉一圈,稱為阿里大環線——去程走日喀則、拉孜、薩嘎、仲巴、瑪旁雍錯、岡仁波齊峰,最終到獅泉河。這條路一開始還是318國道,后來變成219國道,也就是昔日的新藏公路。

        回程從獅泉河往東,經過革吉、改則、尼瑪、班戈、納木錯、當雄等地,這條路以前叫黑阿線,現在叫317國道,網絡上叫大北線。它穿越了著名的羌塘——它是個面積遠遠大于可可西里的無人區,24.7萬平方公里,相當于2個福建省,而可可西里的面積只有4.5萬平方公里,連羌塘的零頭都不到。

        我沿青藏公路抵達拉薩,享受了一陣,才戀戀不舍地離開,踏上環游阿里的旅途。按理說,面對2千多公里的行程,應該別太拖拉,可出發那天,我睡了個巨大的懶覺,磨蹭到中午才走,出城不久,看到一家萬達廣場,又進去閑逛了一圈——這兒的顧客真少。

        您可能納悶,不是環游阿里嘛,怎么還有閑心逛商店?

        這就是我的特點,喜歡隨心所欲,從不把旅游當成完成任務,更不會刻意去“打卡”。

        有人喜歡參團旅游,我和家人們都受不了。我們喜歡隨意,不見得必須游覽景點,只要自己開心就好,旅游中的所有安排,都是以開心為導向。比如,有一次我陪家人去香港,雖然那是她們第一次去,可也沒像許多游客那樣急于游覽,在酒店吃完早餐,出門走了沒多遠,來到維多利亞海灣,看見一家星巴克位置不錯,坐在里面可以賞景,于是,在里面一直呆到中午。

        看到拉薩這家萬達廣場環境不錯,又跑到麥當勞吃了頓午餐。與豐盛的中餐相比,我特別喜歡西式快餐,尤其一個人旅行時,幾乎都是以它為主,一來喜歡快餐廳的整潔,二來對餐單很熟悉,無論在哪個城市,在哪個國家,都不用琢磨點什么。

        終于離開拉薩,最初的一段是高速公路。開拓者在這樣的路上行駛,有2個極為明顯的優越性。第一是非常穩,即使把車速加大,即使外面的西北風很猛,車身仍然保持四平八穩,一點兒“漂”的跡象都沒有。純種美系車那種特有的平穩,在它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。這個特點,與日系某些近似車型相比,差異很大。

        第二是車里非差安靜。眾所周知,上汽通用不止一款車都標配了主動降噪,但開拓者的車里,明顯更為安靜。我的工具箱里有個噪音儀,拿出來測了一下,80公里—53分貝,100公里—55分貝,120公里—58分貝。這個成績完全出乎預料,因為,許多車在120公里時的噪音,都在62-66分貝之間。

        高速公路上的牌子,雖然寫著日喀則,可實際上并未全程通車,走了不足80公里,又回到318國道上。

        這段路的南側,有座山,隱約可以看到上面有盤山公路。它是拉薩到日喀則的老路。對于游客來說,從拉薩到日喀則,應該走老路,而不是像我這樣走“新路”。

        因為,翻過這座山,能立即看見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措。再往前走,還能看見卡若拉冰川、江孜古堡、紫金寺,等等。

        上述幾個地方,我已經去過好幾次,這回便省略了。走“新路”的里程約260公里,比老路近90公里,時間也節約許多——走老路大概需要七八個小時,走新路大概4個多小時。

        260公里,4個多小時,看起來也不算快。那是因為接二連三地區間測速,尤其是中間有段峽谷,路況雖然不錯,車輛也不多,可限速卻低至40公里。

        一位當地司機說,看到攝像頭時把車速降下來,其余路段隨便跑,沒事兒。我不知道這位司機說的是否屬實。但從實際情況看,就連當地運營班車,都在限速40公里的區間測速路段,以六七十公里的速度超車。前年,我坐當地司機的車,從日喀則到拉薩貢嘎機場,2個半小時就到了??奢喌阶约厚{駛,面對一個接一個探頭,還是憂心忡忡,不敢過分超速。

        面對此景,不禁感慨:交通管理當中的限速,初衷是好的,為了大家的安全嘛??扇绻麅H僅對自駕游司機有約束作用,當地司機深諳其道,不僅不公平,更會造成路面上超車不斷,反而不安全。

        把無數個限速走完,終于來到日喀則,前不久剛剛來過這里,故沒有停留,走高速公路繞過市區,直接前往拉孜。距離拉孜縣城還有2公里時,看到318國道5000公里的里程碑。

        20年前我第一次走這段路時,5000公里碑在熱薩鄉,距縣城45公里。如今它跑到縣城邊上去了,大概與國道改造有關。

        在西藏所有我去過的縣城里,我最喜歡拉孜,一是因為街道整潔,店鋪繁榮,二是因為下圖中的這間酒店。20年前,我經過這里時,它叫拉孜賓館,每人20元,沒記錯的話,當時我的車就停在這棵樹下,身后便是客房。

        如今,藏式客房已經閑置,幾乎淪為垃圾場,但門上的房號,依舊存在。我清楚地記得,當年入住時被告知,每晚9點以后停電,有什么需要充電的,抓點緊。走進客房,極為簡陋不說,墻壁還黑乎乎的,有種凄慘之感。門前草坪上坐著幾位日本游客,太陽快落山時,他們從卡車上卸下裝備,在草坪上搭起帳篷——不知是不是因為看到客房太慘,甘愿露營。

        如今,拉孜賓館已改名為宜必思,房價雖然增加了一個零,但很值得,因為設施不錯,挺舒服,也挺溫馨。

        酒店里的餐廳環境比客房更棒,點了2個菜,又要一瓶啤酒,自斟自飲,很有樂趣。剛才說到,我更喜歡西式快餐,可實際上,如果餐館環境好,我同樣喜歡消費。有人入住酒店后,喜歡到外面用餐,我則不然,因為酒店里的餐廳往往很舒服,也基本上不會被宰(比如三亞)。有一回在西雙版納,我們夫婦倆在酒店的屋頂花園餐廳吃完飯,出去散步,只見一個個路邊小館座無虛席,生意紅火,人們坐在小塑料凳上,吸著過往車輛揚起的灰塵,很開心地吃喝。我無意中看到餐單,驚訝地發現,招牌菜的價格,居然與我們剛才在酒店里所點的,完全一樣。

        次日,早上9點多起身,餐后到對面人民醫院做了個核酸,11點出門,接著走。這一路上,每隔1天,我都會在經過的某個縣城做核酸,以保證自己的核酸檢測結果隨時處于48小時以內。在縣城做核酸非常簡單,因為人少,一兩分鐘就能搞定。在拉孜的醫院里,年輕漂亮的小護士問我做10塊錢的,還是做40塊錢的,旁邊一位大叔——似乎是小護士的同事,瞪著眼說道:當然做10塊的,多花那30干嘛?

        拉孜縣城西邊不遠處,有個丁字路口,318國道在此左轉,直行是新藏公路,也就是昔日的219國道——如今的219國道已改為從新疆到廣西,基本貼著國境線,拉孜縣與薩嘎縣之間的原219國道,現在叫349國道。

        那么,拉孜縣與薩嘎縣之間的219國道在哪?在南邊,靠近國境線的地方。沿318左轉,離樟木口岸還有100公里時,就能看到它,并能沿著它走到薩嘎。我認為,拉孜與薩嘎之間,應該走219而不是349,因為這一段219的風景很漂亮。

        于是,我左轉彎,沿318國道南行。30分鐘后,途經嘉錯拉山口,海拔5200米。這高度與珠峰大本營相同。

        過了山口,行駛33公里,是加錯鄉。這個鄉里不僅有加油站,還有一座很漂亮的觀景咖啡館。

        因為,左前方的遠處,直線距離大約80公里,是世界第一高峰:珠穆朗瑪峰。

        過了加措鄉17公里,是定日縣路口??h城不在國道上,但由于前往珠峰的游客比較多,公路沿線催生出許多餐館、客棧。公安檢查站也設在這里,檢查身份證、健康碼、核酸檢測結果。

        駛過公安檢查站7公里,是邊防檢查站,在此檢查邊防證。再往前5公里,是進入珠峰的路口。最早,去珠峰大本營的路特別難走,自駕車跑一趟,頗有成就感。大概從2010年開始,路全程新修,昔日的艱難蕩然無存,且不允許自駕車到大本營,必須換乘擺渡車,我就再也沒去過了。畢竟,往里走得交400元汽車門票,有乘客的話,游客門票是180元。再算上擺渡車的車費,著實不便宜。

        駛過珠峰大門,接下來的這段路,里程為210公里,沿途有崗嘎、門布2個鄉。人煙比剛才那段路稀少許多,但景色很漂亮,兩側有許多造型別致的山丘。

        崗嘎鄉有座觀景臺,除了觀賞珠峰,還能欣賞到洛子峰、卓奧友峰和瑪卡魯峰。再往前的門布鄉,是大貨車在樟木口岸出境的集中地。兩個鄉都有加油站,其中門布鄉是中石化加油站,這兒的油價是8.55元/升,與拉薩相同。中石油與中石化,是旅途中最常見的2個加油站,兩者之間,我喜歡中石油,感覺它的服務更好一些。比如,它提供開水,提供室內衛生間,有的加油站還額外贈送免費洗車、飲料、毛巾等。

        途中,偶爾能遇到幾位牧羊人。這一帶的居民同樣以藏族為主,可這些牧羊人的膚色,比那曲地區的藏族牧人,黑了許多。

        快到318國道5220公里處時,有個路口,右轉彎是219國道,繼續直行的話,是樟木口岸,就該進入尼泊爾了。

        轉上219國道,第一個里程碑是4540公里。剛才說到,219國道已經由新藏公路,改為從新疆的喀納斯到廣西的東興,全程10860公里,號稱國道之最。但它的部分路段目前只是規劃,等到真的全程修通,我打算從頭到尾走一次。

        這段219國道,以前是條自然路,百公里之內幾乎見不到人煙。不過,這一帶屬于希夏邦馬保護區,故很早就有人在路口收費。不知從何時起,修成了柏油路,收費人與帳篷,也早就消失了。

        所謂希夏邦馬保護區,是因為途中,路的南側能看到希夏邦馬峰,這是唯一一座完全在我國境內的8000米級高峰。2002年8月份,就在我第一次走完這段路時,北京大學登山隊的隊員們來到這兒登山,不幸遭遇雪崩,5名隊員遇難。

        雖然有了柏油路,但我故意下道,駕駛著開拓者,沿土路行駛,試圖找回一些當年的感覺——所獲得的,依舊是很平穩。

        面對此景,不禁笑話自己,這輛開拓者的性能,與20年前那輛越野車,根本無法相提并論。兩者差異實在太大了。在土路上,開拓者的懸架表現非常出色,一是減振效果極佳,無論怎樣顛簸,車里都很舒服;二是具備很好的貼地性,從而保證了車速與操控。

        20年前,我的那輛越野車可沒有這樣的性能,只能慢吞吞地開,一天走不了多遠,看到夕陽西下,就得趕緊扎營。

        駛過希夏邦馬峰,路的北側,出現一個巨大的湖:佩古錯。夏季時,它顯得很漂亮,湖水湛藍,比眼下的冰封場面好看。

        過了佩古錯,又翻越2座山。剛進第一座山,路面出現積雪。因為是盤山道,為了避免彎道處打滑,我提前開啟了四驅,車很平穩地上山、下山,安然無恙地通過了。事實上,這就是開拓者四驅的好處。

        開拓者的駕駛模式分為兩驅、四驅、運動、越野。后3個都是四輪驅動,但側重點不同。由于公路建設越來越好,如今自駕游,越野車那種單純為通過性而設計的四驅,顯得有些浪費。而開拓者這種多用途四驅,或在打滑時派上用場,提高通過性;或在激烈駕駛中掌控車輪,提高穩定性,更加實用。

        兩座山翻過之后,來到雅魯藏布江畔,走公路橋,順利過江。

        20年前,同樣是在臨近黃昏時,當我來到江邊,得知渡船已經歇息——當時還沒有橋,只有渡船——無奈之下,只得在江邊扎營,等到次日上午,渡船開始營業,才得以過江。

        過江后,不遠處是薩嘎縣城。這座縣城里的酒店、旅館、餐館特別多,給游客帶來很大便利。因為,除了國內游客,還有許多印度信者,也會走這條路前往阿里,拜謁神山與圣湖。

        吃住方便,加油也方便。這個景象,與20年前有著天壤之別。當時,我們在薩嘎縣城北側看到一個加油站,停著四五輛車,便過去排隊。不一會兒,前面的貨車司機忽然憤怒地向加油站扔石塊。原來,加油工宣布停止加油,下班了。令人感到困惑的是,明明看見加油工躲進屋子,當我們走過去時,卻不見加油工的蹤影——難不成屋里有個地道?直到現在,我也沒想明白這件事兒。

        第3天早上起來,儀表顯示零下31度,這是此行我所見到的最低溫。有一次冬天去漠河,回程經過根河時,遇到過零下32度。根河被譽為我國最冷的地方,而這回比那次只差1度。

        在一片冰雪中,繼續前行。今天的目標是獅泉河,從薩嘎到那,約700公里。

        翻越4979米的查藏拉山與4920米的突擊拉山之后,冰雪消失,隨后路過了老仲巴與新仲巴。前者緊靠國道,但已經從縣城降為小鎮,后者離開國道5公里,是目前的縣城所在地。游客通常不會進入縣城,至多在路口旁的加油站,補充燃油。

        剛才說到,20年前,我們在薩嘎縣城沒能加油,只好繼續往前,走到仲巴,當時這座縣城里根本沒有加油站。幸好出發前,友人給了我一個聯系方式,說如果需要,讓我去找駐扎在仲巴縣的武警部隊。結果,我們在這兒不僅獲得了汽油,還住了一晚,與幾位軍官聊了半宿。事實上,早期走318國道,沿途一些地方沒有旅館,我就會向兵站尋求幫助,人家只要沒任務,通常也會樂得給游客提供便利。

        2002年前后,武警公路部隊奉命來到新藏公路沿線,經過幾年努力,終于把一條越野車才能走的路,改造為是個車就能走的平坦柏油路。而他們在上高原的過程中,因為條件簡陋,有軍人犧牲在了這里。所以,我雖然自駕車來過許多次青藏高原,從不敢忘乎所以,高喊什么我征服了青藏——咱們游客什么都沒征服,是人家修了路,咱們沿著路走了一趟而已。真正了不起的,是那些筑路的軍人。

        仲巴縣城附近,有座烈士陵園——20世紀60年代,這一帶曾發生過仲巴戰斗和強拉山戰斗等,在打擊叛匪武裝過程中犧牲的烈士們,安葬在這里。

        過了仲巴縣城,繼續往西70公里,是帕羊鎮。該鎮規模較大,旅館與餐館俱全,我幾次駕車經過時,都曾停車用餐。

        過了帕羊鎮,又走了70公里,路邊出現一條小河,河上架設著一座簡易鐵橋,旁邊有座山叫香筑。

        20年前,此處還沒有橋,過往車輛都是涉水。當時,我正在琢磨從哪過河最安全,一輛越野車開過來,不假思索地沖入水中,走到一半,陷住了。我拿出拖車繩,將其拉出。

        那輛越野車上的乘客,是去神山拜謁的印度信徒。他們過河后,隨即在河畔扎營,我與同伴剛才在帕羊鎮吃的午餐,到這兒不過70公里,但已走了好幾個小時——當時的路都是自然路,我們的車性能不佳,開不快,而且顛的厲害,走一會兒就感覺特別疲憊。于是,我們也在河邊搭起帳篷,安營扎寨。

        這一回,我在當年扎營的地方,再次擺出桌椅,支起帳篷。當然,我并不打算在這兒過夜,只是用氣爐煮了一杯咖啡,犒勞一下自己。

        休息片刻,拔營離去,前行33公里,正式進入阿里地區。此處有座馬攸橋檢查站,出發前辦的邊防證,又一次發揮了作用。

        過檢查站22公里,是5211米的馬攸木拉山山口,這是進入阿里的第一座山。

        阿里地區在古代叫象雄,歷史上有過一個象雄王國,公元前1500年就有,唐朝時被吐蕃王朝吞并。藏區的許多習俗,比如轉山、轉湖、風馬旗、經幡、石經、瑪尼堆等,均源于象雄王國。

        翻過馬攸木拉山山口,又往前走了80多公里,終于看見納木那尼峰腳下的瑪旁雍錯。對于游客來說,到阿里地區最主要的內容,是神山與圣湖,其中圣湖叫瑪旁雍錯——西藏有3個圣湖:羊卓雍措、納木錯和瑪旁雍錯,此外還有個神湖:拉姆拉錯。

        公路是從東岸接近瑪旁雍錯的,那里還修建了一個觀景臺。然后,公路沿湖的北岸往西去。如果有興趣的話,也可以開車圍著湖轉一圈,80多公里,砂石路面,沒什么難度,就是需要時間,大概得小半天左右。

        瑪旁雍錯的海拔是4500多米,每年夏季與秋季,來這兒朝圣的信者特別多,我曾見過印度信者剛到湖邊,便迫不及待地一頭扎入“圣水”,接受神靈的賜福。因為,除了我國的藏傳佛教、苯教認為瑪旁雍措是最圣潔的湖,印度教也將其視為神圣之所在。

        沿著219國道繼續前行,忽然感覺前輪抖動,下車查看,原來這一路的冰雪,已經附著在輪圈上,相當于多了個配重塊。將其敲掉,一切恢復正常。

        在瑪旁雍錯的東北角,有個叫霍爾的鄉。鄉內有小型酒店、餐館、汽車修理店,甚至還有家奶茶漢堡店。

        霍爾鄉之后不久,路的北側便能看到神山——岡仁波齊峰。這是我頭一回冬季來,感覺神山“胖”了許多,估計是積雪太多。

        岡仁波齊峰的外觀很醒目,猶如一座金字塔。就高度來說,它只有6600多米,但苯教、藏傳佛教、印度教等,均把它視為神山。因而中外信者來此膜拜、轉山的,非常多。

        表達虔誠的一種方式,是圍著這座山,徒步走一圈。山腳下有個巴嘎鄉,也叫塔欽,它就是轉山的起點與終點,鄉里有許多餐館、旅館。不過,這次來是冬季,街上見不到幾個人,店鋪也基本都關著。事實上,轉山沒什么難度,一圈下來50多公里,藏民以及身體好的游客,一天就能完成。體能一般的人,需要2天。

        當我走到這兒時,驚訝地聽說就在前幾天,剛剛發生了一起山難,幾位游客在轉山時發生意外,有人遇難。之所以驚訝,在于居然有游客敢在冬季轉山。實在不可思議。夏季轉山的早晚,還得穿帶抓絨內襯的沖鋒衣,冬季轉山得穿什么呀?對大自然還是有點兒敬畏之心才好,別太自信,別太忘乎所以,別真以為人能勝天。

        巴嘎鄉距離219國道很近,國道上有加油站,92號油9.82元,95號油10.39元,隨后的獅泉河、革吉等,都是這個價兒——昨天在薩嘎加油是8.55元/升,看來阿里地區的油價,比西藏其它地方貴一些。

        告別神山、圣湖,沿219國道繼續往西,不久有個路口,往南去是札達縣,頭一回來的話,應該去一趟,因為那里有土林與古格王朝遺址,很值得游覽。對于我來說,早已告別游覽階段,每次出行,基本上都是為了享受過程。

        從岡仁波齊峰到獅泉河,這段路是245公里,路況非常好,要是沒限速,開150公里都會感覺很輕松。不過,這只是夢想,實際上有著長達224公里的區間測速,時速被限制在70公里左右。

        這段路的人煙非常稀少,沿途只經過了一個門土鄉和一座巴爾兵站。距離獅泉河還有40多公里時,經過了機場路口,它叫阿里昆莎機場,航班通往拉薩、成都、西安等地。不過,我認為阿里的旅游價值是“線”,而不是“點”,所以,還是自駕車一路過來,更為適宜,因為途中處處有風景。

        繼續往前,翻越獅泉河達坂。站在埡口處,遠遠地,能看見一座城市,它就是獅泉河鎮,是阿里地區的首府。

        20年前我接近獅泉河時,為了找到翻山之路,左右查看,折騰了好幾個小時。因為當時的219國道,是一條粗糙的土路,沒有任何標志,也沒有里程碑,幾乎就是一條自然路。每逢山巒,性能差的車,就得走之字形,左右迂回,慢慢往上爬;性能好的車,才能走直線,直奔山頂。

        當年我的那輛越野車,性能差得不行不行的,面對這座獅泉河達坂,一擋根本上不去,得掛上低速擋,將扭矩放大,油門踩到底,才勉強爬上去。

        這一次,為了重溫舊夢,我故意把車開到柏油路旁邊的土道上,也就是當年的老路,稍微一給油,車子就輕松地爬到山口——當年我要是能有這么一輛開拓者,該多好呀,不僅特別舒服,開長途一點兒都不累,性能還倍兒棒。廣告里說它是全地形,以我的親身經歷,我覺得人家沒吹牛,確實很強。

        進入獅泉河鎮。獅泉河從市區穿城而過,除了它,阿里地區還有象泉河、馬泉河和孔雀河。我第一次到這兒時,鎮上只有幾千人口,非常小,如今已經變成一座頗具規模的城市了,酒店也多了許多。

        獅泉河市區非常整潔,吃喝特別方便,尤其是有許多羊肉館和新疆館,煮羊肉、烤羊肉、大盤雞、拌面等非常好吃。這是因為,從這再往北,就是新疆了。對于我來說,我將在這兒折返,從西往東穿越羌塘。


        下篇游記預告:離開獅泉河,一路往東,全程行走了羌塘的南界。羌塘是我國最大的無人區,一路上會有哪些見聞呢?

        上篇游記回顧:從北京出發,沿青藏公路進藏,親身經歷告訴我,走這條路的困難,比川藏公路大多了。

      責任編輯:史興國

      分享到

      相關車系

      雪佛蘭開拓者

      官方指導價:22.99 - 32.99

      暫未拆解

      評論
      評論
      0 / 500 字
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熱門PGC 查看更多
      • 部分拆解

        Polestar極星 Polestar 2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72
        部分拆解

        極氪 極氪001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80
  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  江鈴 域虎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54
  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  吉利 帝豪GL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59
      • 全部拆解

        啟辰 啟辰D60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57
  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  寶沃 寶沃BX5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61
  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  雪鐵龍 C4世嘉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58
  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  江淮 瑞風S7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55
      • 全部拆解

        鈴木 驍途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53
  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  寶駿 寶駿510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46
  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  寶沃 寶沃BX7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70
  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  東風風行 景逸S50

        看報告
        評分62
      播放按鈕
      欧美国内精品另类天天更新
      <table id="wm5xz"></table>

      <track id="wm5xz"><ruby id="wm5xz"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wm5xz"><strong id="wm5xz"><xmp id="wm5xz"></xmp></strong></pre>
      1. 
        

      2. <td id="wm5xz"><ruby id="wm5xz"><b id="wm5xz"></b></ruby></td>